第2章 第 2 章

第2章

第二章

原来高柜上有一只摄像头,基本可以监控整个客厅。

这个保姆绝对有问题!

正这么想着,王姨两步走过来夹着她的腋下。恐惧瞬间侵袭颜朵的神经,她奋力挣扎,“放开我!你个坏人!你要做什么!”

然而她挣扎也没用,在比她绝对高壮的大人面前,她简直就是只弱鸡,只有被拿捏的命。

“死小鬼!你再闹,我打你!”女人直接将她扔在洗漱池前,大概是被颜朵过激的反应气急了,女人在她腋下部分狠狠拧了一下。

颜朵吃痛,立马哇一声大哭出来,“你打我!你是个坏……唔……”

女人捂住她的嘴,用极力克制的声线说道:“死小孩!哭这么大声干嘛?!你舅舅都已经走了,他不要你了,你再哭也没用,快给我闭嘴,不然我就真打死你!”

女人身上有股体臭,熏得颜朵难受,她发现要和这个女人硬碰硬,自己要吃很多苦头,她收了声。

客厅的摄像头看不到洗漱池这边,不过她猜那个摄像头应该能听到声音,不然这女人不可能说话都刻意压低音量。

“我出不了气了。”硬来没用,颜朵开始卖惨。

王姨看她憋红了脸,这才松手,脸上的表情依然阴沉凶狠,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!”

颜朵可怜巴巴地摇摇头。

“自己去玩!”女人凶完,转身去了厨房。

颜朵郁结。

这小女孩遭遇也太惨了吧?这请的哪是保姆,分明是巫婆!还是最坏的那种!

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自己受这副身体的限制,没法和这坏女人硬来,得想个办法让颜臣解雇她才行。

自己没手机没法摄像,就连录音笔也没有,客厅的摄像头也有死角,而且那女人精得很,在能监控的区域装得贼好。自己目前的身份是个三岁小孩,估计直接说出来没证据也没人会当真。

房间角落的收纳箱里有不少玩具,可惜颜朵没兴趣。

她颓然回到沙发上坐着,旁边躺着颜臣的背包,她忽然想起里面有一只粉色的玩具兔,可以听歌听故事,好像还有录音功能!

颜朵眼睛一亮,赶紧打开背包,找出粉色玩具兔。果然,兔子肚子上有个按钮便是录音。

颜朵灵机一转,抱着玩具兔去了卧室,然后悄悄关上房门,反锁。

她试了一下这玩具的用法,功能和MP3差不多,操作很简单。

录音工具有了,颜朵又冷静想了下,去找到一只充电插头和数据线,将玩具兔电量充足。

接着,她脱外套,伸手在自己背上狠狠拧了数下,疼得她眼泪都挤出来了,才终于拧了几团看上去比较满意的淤青。

大功告成,颜朵穿上衣服。

但是……真的好疼啊!

“颜朵!颜朵!跑哪儿去了?”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,“朵朵?在哪里?快回我。”

门口传来拧门把锁的声音,“怎么反锁了,快开门,出来我给你兑牛奶。”

颜朵虽然不想出去,但要是不出去,可能会激怒这恶女人。

“来了。”颜朵打开房门。

“你怎么把门反锁了?”

颜朵装傻,“什么是反锁?”

女人猜想颜朵估计是调皮不小心反锁的,便威胁道:“以后不准随便关门,不然锁你在里面,你就再也出不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王姨去给她兑奶粉,颜朵看见桌上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杂酱面,原来这女人刚才是给她自己做早餐。

颜朵看她直接用刚烧涨的开水就兑奶粉,就道:“我现在不饿,不想喝奶。”

“现在不饿,一会儿出门就饿了。”

嗯?要出门?!

颜朵:“太烫了,你给我倒碗里,我冷了再喝。”

女人扫她一眼,估计也懒得给她洗奶瓶,就拿了一只碗,给她冲了奶粉,端到桌子上去,“自己小心点,别洒在身上了。”

颜朵懒得应她,拿着小猪佩奇的小勺子轻轻搅着牛奶。

王姨端着一大碗面吭哧吭哧吃起来。

饭后,女人拉她到洗漱池处,“去尿了出门!你要像昨天那样在半路尿,我不打死你。”

颜朵:……

颜朵去厕所尿了,她这小胳膊小腿,身上穿得又厚,连提裤子都艰难。

“还愣着干嘛?”女人不耐烦道。

“我要洗手,你还没给我洗脸。”

女人骂了一句难听的脏话,“你今天怎么这么事儿精?”

“你不给我洗,我就要告给舅舅听!”颜朵突然拔高声音。

女人怕了她,虽然洗漱台这边没有摄像头,但客厅的摄像头能够听到声音,女人只好拉着她的手,让她垫着脚尖去接水龙头的水。

“自己洗!”

“水是冷的。”

“你们欠了一屁股债,还想洗热水!你舅舅都要去当鸭了!”

颜朵狠狠搓了下手。

水龙头的水流有点大,溅起来的水珠把她的袖子打湿了,旁边的女人抱着手无动于衷。

出门时,颜朵特地把充了电的玩具兔拿走。

“出门还抱什么玩具?一会儿丢了别给我哭。”

“我喜欢,不会丢!”

女人随了她,没再和她争。

王姨把防走丢的绳子套在她的身上,像遛狗一样把她拉着走,也不管她跟不跟得上。

女人的电话响了,颜朵听了下,好像是麻友给她打过来的。

原来是带着三岁小孩去打麻将!

颜朵捣鼓着火火兔,对女人说道:“王婆婆,我走不动了!你别走这么快,我跟不上。”

王姨给电话那头的人匆匆说了两句便挂了,“这样就走不动,你那腿长来做什么的?不如切掉!”

“切掉好痛,我才不要切腿。”颜朵说着呜呜哭起来。

女人听她哭就烦,“不准哭了,再哭就真切。”

“我要告给舅舅听,你打我骂我,不给我洗脸,还把我的衣服弄湿了,现在又要切我的腿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打你了?你给老娘说清楚!”

“你拧我,还捂着我的嘴,不准我给舅舅说……”

“老娘不打死你这个是非精!”女人被她气急了,拉着绳子就要把她拽过去。

颜朵立马放声大哭,“我要爸爸妈妈,我要舅舅!我要找舅舅!我不要跟你走!你是坏人,你是人贩子!”

小区外的马路上人来人往,颜朵嘶声裂肺的哭声很快就引起路人的注意。

再加上女人脸上的表情狰狞,看上去还真跟人贩子相差无几。

就在王姨要抓住颜朵时,一个小少年突然冲过来,抱住了被拉扯的颜朵,“不准欺负小孩!”

“小子过开!我教训自家小孩有什么错?”

“我才不是你家的!”颜朵刚才还真被女人狰狞的模样吓住了,自己和她被一根防走丢的绳子牵着,那女人用力拉,她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,就像有个恶魔在后面拉她一般。

颜朵紧紧抱住这个突然闯入的热心小少年,“小哥哥,我要找舅舅,她要打死我!我好怕,我不要跟她走……”

颜朵现在还真的挺绝望,一种无助的绝望。

她活了十八年,从未感受过这种绝望,弱小,无助,只能借助一些自己也无法掌控的外力来应对眼前绝境。

她想起了自己的爸妈,想起自己努力考上的大学……再对比现在这种无法回到现实世界的绝境,她只觉得委屈至极,绝望至极。

怀里小孩哭得呼天抢地,微微颤抖的小身体让顾亦晗的心也跟着像针扎一般,他能明显感觉到小女孩的伤心绝望。

“晗哥,怎么回事?”几个半大不小的学生也围了过来。

“打110报警。”顾亦晗沉声道。

王姨被气呛了,“你们报警,我就等着你们报警!我劝你们少管闲事,三岁小孩的话你们都信,我要真是人贩子,会让容忍她满大街大跑大闹?”

颜朵哪里能让这恶女人得逞,边抽噎边道:“你虐童,你拿了舅舅的钱,背地里骂我打我不准我给舅舅说……”

颜朵看女人一脸凶相,又害怕地转过头,紧紧抱住小少年,把头埋在他肩膀上大哭。

周围已聚了一群吃瓜路人,大伙看颜朵哭得可怜,便都指责道——

“这么小的小孩子教训几句就是了。”

“对啊,你拿了人家的钱,还打人家的小孩,有没有良心?”

“难怪现在都不敢请保姆了,就怕请到这种恶人……”

女人翻了个白眼,“老娘根本就不稀罕这份工作,要不是当初他们来求我,我才难得给人带小孩呢!这小孩就是个野种,她妈在外面乱搞生下来的,她现在就是个是非精,长大了还得了,肯定跟她妈一样是狐狸……啊!”

女人话还没说完,眼角突然一痛,那只粉色玩具兔从她眼前掉落在地。

女人吃痛,伸手捂住被砸的眉骨,“你们看看这个死小孩,从小就这么恶毒……”

女人扬手,便要往颜朵身上招呼,小少年一手抱着颜朵,一手握住女人扬起的手腕,冷冷道:“那是你自找的!你骂人在先,当着这么多人都能如此嚣张,足见你平日背地里对小女孩的态度。”

女人没想到这小少年的手劲还挺大,竟然捏得她无法动弹。小少年旁边还另有几个同伙,现在也都朝她逼过来,这些小少年虽然身形单薄,但个头都不矮。

尤其是抱着颜朵的那位,明明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,但身上自带一股冷傲的气场,甚至有那么一点不容小觑的霸气。

女人对上那双冷冰冰的黑眸,气焰莫名矮了一截,把手收了回来。

“就是!你这女人太缺德、太没素质了,人家小孩还这么小,怎么就请了你这种人当保姆。”

“小姑娘的家人请你当保姆,你却这样辱人父母,你还有理了!”

“这种人就是没素质,还脸大如饼!”

路人都看不下去了,一个个义愤填膺地指责女人。

那王姨气得不轻,把防走丢的绳子一扔,“老娘去扫大街也不得受这气!让路!”

“你不能就这样走了,得等警察来处理。”顾亦晗拦住她。

“我说你们这些学生讲不讲道理,我没打小孩没犯法,你们听个三岁小孩的话就平白无故诬陷我……”

女人喋喋不休,这时有人道了声:“警察来了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