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第 3 章

第3章

附近民警赶到,了解了现场情况。

那恶女人直到现在才有了一丝心虚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又没对颜朵做什么,她也不需要害怕,顶多被颜臣知道,丢了这份带小孩的钱。

给自己打了强心针后,女人又嚣张起来,抢着道:“警察同志,我没有打小孩!”

女民警瞥了眼女人,又看向靠在小少年肩头的颜朵。小女孩还在伤心抽噎,眼底没什么神采,长睫毛挂着晶莹泪珠,像只受惊的小动物,楚楚可怜。

“小朋友,她有没有打你?”

颜朵眼泪汪汪地看着女民警,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,“我不可以说,一会儿回家会被她打死。”

“没事,警察阿姨帮你,你要诚实回答,好吗?”女民警的语气更温柔了几分。

“嗯。”颜朵发出软软的鼻音,小手抓着小少年的衣服,好像很没有安全感。

女警原想抱她下来,不过见状还是决定暂时不惊扰她找到的这份安全感,“告诉阿姨,她打你哪里了?”

“她拧我的背,很痛,还捂着我的嘴,不准我哭,不然就打死我。”颜朵又应景地抽泣两声。

王姨气得指着颜朵吼道:“我什么时候……”

“没问你!请不要插嘴!一会儿我们会问你的。”另一名中年民警阻止道。

王姨咬碎了牙,“三岁小孩的话哪能信!你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?!”

女警没理会王姨,继续问颜朵:“你指给阿姨看哪里痛好不好?”

颜朵指了指后背,女警将她的衣服往上拉起看了眼,脸色立马就沉下来。

小孩粉嫩的后背上,布满了青紫的痕迹,被原本白皙的皮肤衬得尤为吓人。可以想象小孩受了怎样的折磨,才会留下这么多淤青。

围观的人也倒吸了口冷气。

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顾亦晗冷声问,语气中带着隐怒。

那王姨一下懵了,“警察同志,你们不要信她!这小孩鬼得很,我从来没有打过她,谁知道她身上这些淤青哪里来的?小小年纪就学会骗人……”

“女同志,适可而止,你已经涉嫌虐童,却丝毫没有悔改之心,还在这里狡辩,跟我们走一趟!”女警严词斥责道,这种恶人他们见多了。

坏人被抓时,总是急于推卸和澄清,甚至不惜到处泼脏水。但这个女人更可恨的是,拒不认罪,还反过来诬陷三岁小孩,简直是把他们当成猴子耍!

“三岁小孩的话怎么能信?她身上的伤根本就不是我弄的!如果是我弄的,我死全家!”

裴彦拾起地上的火火兔,擦干净后还给颜朵,“小妹妹,别哭了。”

小女孩粉雕玉琢,大眼睛小鼻子,粉嫩粉嫩的,这么可爱,怎会有人下得了这种狠手虐待她?

颜朵随手捣鼓着火火兔,手指“不经意”按下录音键,一段录音流出——

“别打我,我怕疼,我不和舅舅说,你不要打我,好痛。”

“知道疼就乖乖听话!不然还有更疼的!”

女人听见这段对话,气得想要上去掐死颜朵。这一段对话是她们出门时,颜朵主动说起的,王姨当时根本没多想,就随口威胁她。

但这也太巧合了,怎么可能恰好把这段话录下来?一个三岁的小孩哪里可能有这样的心智?

就算大人也未必有这种深沉心思。

“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,去警察局说!”中年男警拷住王姨的手。

王姨挣扎个不停,大吵大闹,拒不认罪,最后被民警强行拖拽上车。

除了人证,还有火火兔这只物证,以及颜朵背上那些淤青,王姨这次百口莫辩。警察对其展开调查,还发现这女人天天去打麻将,对颜朵爱理不理,生病发烧也不管。

派出所了解了情况之后,给颜臣打了电话。

颜朵的情绪还是很低,如果说昨天她还抱着一些新奇玩票的心态,那今天现实就教了她一课。

新奇感已过,她越发想念父母,他们就只有自己一个孩子,要是发现自己醒不过来,他们一定会急疯的。

顾亦晗再次回到派出所,便见那小姑娘坐在长椅上,怀里抱着只粉色玩具兔,耷拉着一颗小脑袋,可怜又乖巧。

他提着袋子走过去,“别伤心了,哥哥请你吃糖。”

颜朵正沮丧着,眼前忽然伸来一只手,那是一只白净细长的手,手上还拿着一只山楂卷。

颜朵抬起头,沿着那只漂亮的手一直往上看去,这是刚才救自己的那个小少年。

先前场面太过混乱,她都没来得及仔细打量这个小少年。现在她才发现这个小少年长得很好看,他的年纪应该不大,介于小孩儿向少年的过渡期,有双非常标准的桃花眼,眼睛黑白分明,眼周略带浅浅红晕,像瓣漂亮的桃花。

看她呆呆地望着自己,一双圆圆的大眼染了水色,黑瞳澄澈明亮,顾亦晗浅浅笑了下,挨着她坐下,“还在伤心呀?没事,坏人已经被警察叔叔抓去关住了,今后她再也不会打你。”

颜朵本来没心情理人,不过看这小少年很热心,还是轻轻嗯了一声,算是回应。

“想不想吃山楂?哥哥给你拆。”

小孩的身体代谢快,颜朵现在还真有些饿了,便点了下头,“谢谢!”

顾亦晗唇角微微翘起,“知道给哥哥说谢谢,挺礼貌的嘛。”

颜朵:……

被个小孩当小孩。

不过这小少年长得也太好看了,简直就是小说男主的少年版。

她甚至怀疑是不是所有好看的人都集中在了这个离奇的梦境中,她竟然在两天时间内就见到了两个极品小帅哥。

女警过来看见顾亦晗正陪颜朵说话,便对顾亦晗道:“你可以在这里陪她,但是不可以带她出去。”

“我知道,警察姐姐,我陪她等她舅舅。”

“嗯。”女警转身又去忙了。

颜朵不由得再看了一眼这少年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顾亦晗。”

“哦。”没听过。

顾亦晗看她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,像个小大人,不禁觉得有趣,便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颜朵。”

“很好听的名字,像云朵一样柔软纯洁。”

颜朵:……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撩了吗?简直撩人于无形,连三岁小孩都不放过!

“你多大了?”

“哥哥十二岁了。”

比自己的实际年龄小六岁。

但是十二岁就这么高了吗?她还差点以为他初二三了呢!

“你上几年级?”

顾亦晗愣了下,怎么成了小孩子问他话?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三岁小孩竟然这么聪明了吗?

后浪可畏啊!

“哥哥念初一,你呢?上幼儿园了吗?”

“上了。”

顾亦晗把山楂卷递给她,颜朵严重怀疑这具身体有食物饥渴症,什么东西都想吃。她咬了一口山楂卷,甜酸的山楂味很快就俘获了她的味蕾。

“慢点吃,这里还有。”顾亦晗提醒道,清澈的少年音里带着一丝笑。

颜朵:“你的朋友呢?”

“他们有事先走了。”

“那你是不是也有事?”

“原本是有的,现在没有了。”

颜朵迟疑地看向他,“是不是我耽误了你?”

顾亦晗没想到她会这么认为,他现在都不知道该说这小孩子太敏感还是太聪明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哦,那你原本有什么事呀?”

“一件可有可无的事,不重要。”

“哦,我想吃那个水果条。”颜朵指了指塑料袋里的零食。

“好,我给你拆。”

——

半个小时前,新德传媒办公室。

“颜臣,你昨晚放曾总鸽子是什么意思?你知不知道得罪曾总意味着什么?我已经给曾总打了电话了,你去让小陈给你画个淡妆,把黑眼圈遮了,我再带你去给曾总赔罪。”一头齐耳短发的微胖女人劈头盖脑骂道。

“我对粉底过敏,直接去吧!”

“你什么时候对粉底过敏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胖女人显然不信。

“就这两天。”

“颜臣,一切才只是开始,你别飘。这种个性在娱乐圈会很吃亏的,我这么骂你也是对你好……”

“走了。”

“去哪里?”

颜臣侧头瞥她,眼神淡淡的,像寒冷的星夜,“不是你要我去赔礼道歉?”

华姐气得一噎,“先去换身衣服,你身上有怪味。这次总不该衣服过敏了吧?”

她嫌弃地用手在鼻子面前扇了扇。

颜臣皱眉,“我对香水过敏。”

华姐怒了,“你到底要怎样?”

“这话该我来问吧?华姐这是想方设法逼我当鸭?”

华姐也不再掩饰了,嗤笑道:“能被曾总看上,你该感到庆幸,装什么纯情?你又不是女的,让你睡人还给钱,你有什么亏的?”

“我们的合同中没有包括这一个条款……”正说着,颜臣的手机响了,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,他犹豫了下接起来。

华姐抱着手,看他的脸色陡变,以为他在外面还有什么欠债。没想颜臣连电话都没有听完,便拿着手机边走边说,直接往外走。

“颜臣,你去哪里?你给我回来!”

颜臣置若罔闻。

“帮我抓住他,真是反了!翅膀还没长硬就想飞!”

门口的保安愣了下,在华姐的怒吼下后知后觉地去抓颜臣。

颜臣哪会让他们得逞,和两保安厮打了几下,迅速抽身跑了。

华姐长得胖,跑不过长腿长脚的颜臣,最后还是迟了一步,颜臣已进了下行电梯。

“颜臣,做人还是要给自己留后路!”

颜臣靠在出租车的后座上,冷冷一笑,“多谢华姐提醒,今天我们的对话我已经录下来了,大家鱼死网破,我没什么怕的。”

华姐气炸。

颜臣挂了电话,闭上疲惫的眼往后靠,想着刚才接到的电话,心情越发沉重,不知道小家伙现在在派出所哭成什么样子了。

“师傅,麻烦你开快点,谢谢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