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第 5 章

第5章

“我自己洗可不可以?”

“你自己洗?”颜臣迟疑地看向她,小家伙今天想干什么?

“我长大了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。舅舅你出去,我洗好了再叫你。”虽说现在顶着三岁小孩的身体,但她还是没那么厚脸皮让颜臣帮她洗澡。

因心虚,她有点害怕与颜臣对视,便推着对方出了门,然后再把厕所的门关上。她本还想反锁,可反锁这种行为太不符合她现在的身份。

“你会脱衣服吗?”门口传来颜臣疑惑的声音,“你要自己洗也可以,但是不能关门,不然舅舅不知道里面的情况。”

就在这时,厕所门打开了,颜朵十分挫败地走到颜臣面前,“舅舅帮个忙。”

她的外套里面穿着线衣,这线衣是套头的,她脱到一半就脱不掉了——小孩的手太短。

颜臣看着她这副滑稽的样子,唇角几不可见地微微勾起,“朵朵不是长大了吗?连衣服都不会脱。”

颜朵:……

脱了衣裤,颜朵坐到浴盆里。颜臣知道她喜欢玩水,打算让她先玩一会儿,再过来帮她洗头洗澡。

没想等他把客厅收拾之后,颜朵已经洗好出来了,她换上了干净的秋衣秋裤,头上还包着一块头巾。

颜臣愣了下,“你自己穿上的?”

颜朵点点头,因心虚而故作倔强道:“当然是我自己穿的,所以我长大了,可以自己照顾自己,舅舅不用给我请保姆。”

颜臣既感动又心酸,小家伙为了急着证明自己已长大、可以一个人自理,竟然能做到这个份上,她真的是太懂事了。

“别用湿毛巾包裹头发,瞧你这头发上面还有泡泡,过来我给你冲洗干净。”颜臣把她头顶的湿毛巾取了,拉着她去冲掉后脑勺处没有洗干净的泡泡。

他忽然发现小家伙的动手能力还挺强,竟然学会了自己穿衣服。

小孩子的瞌睡多,颜朵坐在小板凳上,颜臣用干毛巾给她擦头发,没一会儿小家伙就昏昏欲睡,一颗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似的,最后偏倒在颜臣的腿上睡着了。

颜臣将她抱去婴儿床上。

颜朵睡到半夜,身下忽然涌起一股湿意,等她从梦中惊醒、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她,一个小仙女,竟然尿床了!

尿、床、了……

这么可耻的事情,她拒绝面对,拒绝承认。

还好她睡的是一张小孩子的单人床,并没有因为年纪小而和颜臣睡在一起,这算不幸中的万幸。

衣服裤子都是湿的,黏在身上极不舒服,颜朵怕这副身体承受不住,赶紧从床上爬起,借着窗外照过来的灯光,蹑手蹑脚地去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。

颜朵正准备爬上床睡觉,却听见阳台上有颜臣的声音,因为阳台门关着,屋内不太听得清楚。

颜朵悄悄走到阳台门前,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。

“曾总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爽约,是真的有事走不开。”

“那你现在过来,我们之间一笔勾销。”

“我现在来不了。”

颜朵听得火大,就是那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金主!

“爸爸!”

颜臣听到颜朵的声音,赶紧对电话那头的人说:“曾总,我有事先挂了。”

那头的人似有几分迟疑,“你女儿?”

颜臣:“……嗯。”

颜臣挂断电话,将颜朵从地上抱起,皱眉道:“怎么跑出来了?外面冷,去床上躺着。”

“舅舅也没睡,舅舅也在外面吹冷风。”

颜臣赶紧将她抱回房,“舅舅只是接个电话。”

“半夜给舅舅打电话,肯定没安好心。”颜朵气呼呼地说。

颜臣捏她脸,“小小年纪,你懂什么?”

“我怎么不懂了?晚上舅舅也要睡觉,他打扰舅舅睡觉,肯定是坏人。”颜朵强词夺理。

颜臣一时语塞,他想起刚才颜朵突然叫爸爸,也不知是不是那王姨平日在她面前说过什么,让她变得比寻常小孩敏感。

颜臣从未在她面前提过“爸爸”这个称呼,他很抗拒提那个不配的渣男。而在今晚之前,颜朵也没有追问过“爸爸”这个称呼,毕竟还那么小,或许根本不懂这些称呼代表的意思。

他其实有点担心颜朵会追问“她爸爸在哪里”或是“为什么她没有爸爸”之类的话,不过小家伙并没有再提,颜臣这点担心倒显得多余了。

或许,她只是睡得迷迷糊糊无意间喊出来的吧?

颜臣这么一想,心中又更加不是滋味……

“是饿了还是想尿?”颜臣问。

颜朵的睡眠质量不错,极少半夜醒来。

颜朵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她鼻子灵敏地闻到了颜臣身上的烟味:“……舅舅你在抽烟。”

颜臣:……小家伙是狗鼻子吗?

“舅舅你好臭。”

颜臣一脸黑线,“这么快就开始嫌弃舅舅了,以后我不在家里抽。”

“那也不行,你抽了就会有这种味道,好臭。”

颜臣应该还没有染上烟瘾,她今天白天也没有看见颜臣抽烟,估计是压力太大才半夜在阳台上抽烟。

虽说抽烟是个人自由,但颜朵不希望他年纪轻轻就成为烟民,她爸以前也是烟枪,后来因为抽了太多烟,肺部出了毛病,差点丢了性命。颜朵希望颜臣一辈子健健康康,能不沾上的坏习惯就不要沾上。

“真是个霸道小鬼!那舅舅叫你喝奶,你怎么不喝?”

“我长大了,不喝奶嘴,你给我倒杯子里我就喝,大人都喝杯子。”

颜臣拿她没辙,捏了捏她的小鼻子,“人小鬼大!”

他正要朝小床走去,颜朵突然挣扎着下来,“舅舅,我自己去睡。”

颜臣迟疑,“有什么事瞒着舅舅?”

他开了灯,强光照出了床上的罪证。

颜朵捂着脸,没脸见人了!

“小坏蛋,犯了错还不给舅舅主动承认。”

“舅舅,那是不小心打倒的水,不是尿。”

“原来还是一只小谎话精。”

颜臣只好重新给她铺床,“这次再尿床,舅舅要打屁股了。”

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颜朵一脸委屈,小孩子的身体根本就不受她控制。

颜臣眉眼渐渐舒展开,他随手关了灯,自己也躺到大床上去了。

手机屏幕被微信消息点亮——

曾总:阿臣,你今年才十九吧?哪来的小孩?

曾总:可不带这么欺骗姐姐的。

曾总:我喜欢带刺的,但我的耐性也是有限的,别逼我剪掉你的刺

颜臣将其拉黑。

黑暗又重新袭来,不过自己不再是一个人,他还有个聪明的小朵朵。也许是被颜朵这段小插曲冲淡了原有的抑郁,颜臣此刻反倒清明了些。发生了今天这件事,颜臣现在谁都不敢相信,他不敢再让颜朵离开自己的视野。他如今已经得罪了华姐和曾总,在公司只有被雪藏的命。

而且——

眼前最迫切的是债务方面的问题。

颜臣躺在床上辗转许久,决定带着颜朵去影视城碰碰运气。

想清楚之后,颜臣也闭上疲惫的眼,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颜臣刚给颜朵兑了牛奶,门铃便响了。

穿戴好衣服的颜朵听到门铃,飞快跑到门口,把门打开。

门口站着一个小少年和一个年轻女子,小少年正是昨天的顾亦晗,女子年纪和颜臣差不多,长得十分漂亮,身形高挑,姿色艳丽。

“亦晗哥哥!漂亮姐姐!”

“小朵朵嘴巴真甜,姐姐好喜欢!”女子弯下腰,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。

“朵朵!”颜臣微微蹙眉,他没想到颜朵这么积极地去开门,万一来的是坏人,那后果……不堪设想。

不过在看清站在门口的人之后,颜臣愣了一下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