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我不要钱,我要你

宁皎依没说话,强忍着脚踝处传来的疼痛,就这么盯着傅定泗看。

傅定泗也盯着她,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幻觉,不然怎么会从宁皎依的眼底看到深情?

他们之前只见过几次,但宁皎依的事迹,傅定泗倒是听了不少。

这个女人,怎么都不像深情的人。

“五千万。”傅定泗开口和宁皎依谈起了条件,“我助理明天把支票给你,你给晚晚配型。”

宁皎依玩味地笑了起来,红唇勾起,表情都带着十足的魅惑,“傅先生,我不要钱,我要你。”

傅定泗依旧冷脸:“我对你没兴趣。”

“可是我对你很有兴趣啊,你该不会看不出来吧。”

宁皎依丝毫不介意他的冷淡,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她妆容精致,笑起来的时候尤其好看,有些嚣张,又有些狡黠,还有藏不住的妩媚。

傅定泗必须承认,她是个漂亮的女人。

但,他没有兴趣。

傅定泗听了太多关于宁皎依的事迹,她的反骨和一肚子坏水,他太清楚了。

至于她这么做的目的……

傅定泗往前走了一步,他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扣,居高临下看着他,举手投足间都是矜贵。

“你是对我有兴趣,还是对宁晚晚的男人有兴趣?”

“有区别吗?”宁皎依歪过头看着他,“你现在就是宁晚晚的男人。”

她这话一出来,换来的是傅定泗的一声冷笑。

“她的东西,你都要抢走,是这样吗?”

“是啊,因为我有这样的本事。”宁皎依点点头,欣然承认,“你当然可以不同意,我们就走着瞧,说不定姐姐真的会遇到不治而愈的奇迹,傅先生可以去庙里上柱香祈祷一下。”

“宁皎依,别逼我对你动手。”

傅定泗最恨被人威胁,尤其是被宁皎依这种刚刚毕业的小姑娘威胁,他哪里受得了?

宁皎依听完傅定泗的话,啧了一声。

这就开始威胁她了?

“那傅先生就动手吧,想毁掉我的工作室还是怎么的,随意,我又不在意。”宁皎依一脸无所谓,“我还是那句话,想要我给宁晚晚配型,你就娶我,不然,没得商量。”

“时候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宁皎依没有再纠缠傅定泗,说完这句话,她便扭着腰潇洒地离开了。

………

傅定泗站在原地看着宁皎依的背影。

女人穿了一件极其修身的长裙,她走路的时候臀跟着腰一起扭动着,像水蛇。

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,傅定泗的目光愈发地冷淡。

二十七年,第一次有人这样威胁他。

稍微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他最恨被人威胁。

**

宁皎依打车回到公寓的时候,脚腕已经肿成馒头了。

嘉陵看到宁皎依的脚腕,吓得尖叫:“皎皎你脚怎么了啊?”

宁皎依问:“有红花油没?你拿来我涂一涂。”

嘉陵点头:“有的有的,我现在去拿。”

不过两分钟,嘉陵就找了红花油出来。

宁皎依打开红花油往脚腕上涂着,嘉陵在旁边儿看着,好奇地问:“到底怎么搞的啊?”

“傅定泗推的。”宁皎依涂着药,漫不经心地回答这嘉陵的问题。

“他……跟你动手?”嘉陵有些意外,“他是不是男人啊!?皎皎,你别再犯傻了,他根本就不是——”

嘉陵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宁皎依打断了:“他说给我五千万,让我给宁晚晚配型。我没同意,我让他娶我。”

“皎皎……”嘉陵看着她,“他已经不是那个他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不用提醒我。”宁皎依朝嘉陵笑了一下,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,阳光又灿烂,“是不是他,无所谓,但宁晚晚的东西,我一定要抢过来的。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