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只要你跟我结婚

那日谈判无果,宁晚晚的病情就只能这样拖着。

这一拖,又是一个多月。

宁晚晚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

轮番化疗,她的头发几乎都要掉光了。

每天都在吐,什么东西都吃不下。

今天午饭过后,宁晚晚又吐了。

李悦看着女儿这样子,哭得眼睛都红了。

宁成谋站在一旁,也是满脸担忧。

傅定泗扶着宁晚晚回到了病床上,抬起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李悦哭着说:“晚晚的病不能再拖了,我去求皎皎,我跪下去求她,她要我做什么我都认了,我不能没有晚晚啊……”

“行了你别哭了!那个孽障,根本不会心软!”提起来宁皎依,宁成谋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没听到她那天提的条件多不要脸吗!定泗怎么可能娶她!她做什么春秋大梦!”

傅定泗站在病床前,他盯着宁晚晚憔悴的模样看了一会儿,然后开口道:“我再去找她一趟。”

宁晚晚一听到傅定泗要去找宁皎依,马上起来抱住了他,哭得梨花带雨的,“不要,我不要你去求她!你是我的,你不能娶她……”

傅定泗抽了一张纸巾替宁晚晚擦了擦眼泪,然后推开了她,“晚晚,不要任性,身体要紧。”

**

宁皎依正在设计室的缝纫机前改礼服,门突然被推开了。

动静很大。

宁皎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过去,傅定泗来了。

跟在后面的小助理颤颤巍巍地给宁皎依解释着:“宁总,这位先生要见你,我拦不住……”

“没事儿,你先退下吧。”宁皎依笑着挥了挥手。

小助理闻言立马退下。

宁皎依走到了傅定泗面前,看着他阴沉的脸色,却痴迷地笑了起来。

甚至,她还抬起手来摸了摸他的脸。

“亲爱的,你找我?”

傅定泗似乎很厌恶她的触碰,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,毫不留情。

“啧,这么凶。”

虽然很疼,但是宁皎依并没有露怯。

她一直在笑,嘴角的弧度很是张扬。

傅定泗看着她的笑容只觉得无比刺眼,他一脸冷漠地问她:“身份证和户口本在不在?”

宁皎依笑得更灿烂了,另外一只手点了点他的胸口:“终于想通了?决定娶我了?”

傅定泗拍开她的手,“你最好说到做到。”

“那当然,只要你跟我结婚,一切好说。”宁皎依问他:“你也拿户口本了吗?”

傅定泗似乎是懒得回答她的问题,直接松开了她的手,“五分钟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
**

五分钟后,宁皎依带着户口本和身份证来到了停车场。

她很自觉地坐到了副驾驶座上,上车之后,动作娴熟地系好了安全带。

傅定泗用余光看着她熟练的动作,总有一种错觉——

似乎,她在这个位置坐了很久。

傅定泗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,直接带着宁皎依去了附近的民政局。

登记结婚其实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
宁皎依想,今天应该不是什么好日子,因为民政局几乎没人来登记。

宁皎依和傅定泗很快就拍完照领了证。

结婚证的那张照片上,宁皎依倒是笑得灿烂。

至于傅定泗么……

呵,那张脸耷拉得都快赶上驴子了。

民政局工作人员都不敢多吱声,赶紧给他们两个人盖了戳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